Posted on 上午12:08

能源企业争相跨界氢能“赛道”

氢能“赛道”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跨界涌入。

日前,中石化、北汽福田与物联网科技公司轻程联合成立中石化销售氢能源(北京)有限责任公司,注册资本1亿元,旨在构建以北京市为中心、逐步辐射至京津冀的氢能源应用场景。记者注意到,从油气、电力等传统领域到光伏等新能源领域,自去年9月至今,已有超30家能源企业以合资或独资形式成立氢能子公司,深度布局氢能业务。

作为清洁无碳的二次能源,氢在交通、供电供暖、化工等领域应用前景广阔,不仅可以作为传统油气、发电企业低碳转型的重要载体,还可以与其它新能源相结合,实现降本增效。因此,加快布局氢能业务,成为多个行业的共同选择和重要目标。但业内普遍认为,当前氢能产业尚处于发展初期,企业跨界的同时,应结合自身禀赋条件理性布局。

跨界布局 蔚然成风

“传统油气行业在能源革命、油气体制改革、‘双碳’目标等因素驱使下,转型发展的需求迫切;光伏等新能源企业基于已有发电业务,以‘绿电’制‘绿氢’为抓手,正在加速延伸产业链和增值链。”佛山环境与能源研究院副院长王子缘认为,不同行业的这些动作将推动我国氢能产业,特别是氢气“制储运加”环节关键装备领域的发展,并加速氢能的多元化应用。

2021年2月,中石油、中石化相继宣布将大力布局加氢站。中石化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将加快发展以氢能为核心的新能源业务,拟规划布局1000座加氢站或油氢合建站。

在新能源领域,隆基股份、林洋能源、阳光电源等光伏企业近年也先后成立了氢能公司。其中,林洋能源与上海舜华新能源系统有限公司去年8月签署合资协议,提出力争5年内将合资公司打造成行业领先的先进高效制氢装备制造企业。据了解,隆基股份子公司隆基氢能的制氢设备2021年底就已初步形成500兆瓦的年产能交付能力。

与此同时,传统电力企业近年来也在不断加码布局氢能产业,引领产业链做优做强。今年2月,粤水电宣布与兴邦科技、乌海市政府联手投资氢电产业链,旨在突破氢能领域“卡脖子”技术设备的研发和制造,并在氢燃料电池等领域进行产业化探索,总投资额达上百亿元。在此之前,国家电投、华电等主要电力央企均已深度布局氢能领域,并加快研发燃料电池等新技术。

潜力释放 增厚业绩

跨界布局氢能蔚然成风,关键原因在于利好政策频出,以及氢能产业潜力的不断释放。记者了解到,截至目前,全国20多个省(区、市)已发布氢能规划相关指导意见共计200余份,尤其是随着五大燃料电池汽车示范群落地、首个国家中长期氢能规划发布,我国氢能产业正迎来全新的发展“窗口期”。

在四川博能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彭雪峰看来,“双碳”背景下,传统化石能源企业碳减排任务艰巨,随着未来碳市场不断完善,与新能源的深度融合、协同发展将成为其低碳转型的重要路径,氢能即为一个很好的抓手。

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,氢能在传统化工、油气等行业深度脱碳的过程中,可有效提高成本效益、加速碳减排进程。未来30年内,氢能可以帮助高碳排产业累计减少80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。

“对光伏、水电等企业而言,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,不仅能够利用相对经济的电力降低氢能产业链成本,同时在‘新能源+绿氢’模式下,氢的储能属性将有效调节‘风光水’发电量,减少弃风弃水弃光率,为企业带来可观的效益。”彭雪峰进一步表示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氢能已经开始为部分传统能源企业贡献业绩。以能源化工为主营业务的嘉化能源2021年年报显示,除主营板块业绩稳定增长外,2021年该公司氢气业务实现营收5040.06万元,同比增长45.55%,毛利率达66.88%。

业内人士认为,基于效益释放效应,对很多企业而言,提前布局氢能,不仅可以率先进行技术积累,抢占市场先机,还有望进一步增厚企业整体业绩。

因地制宜 理性布局

上述专家进一步提醒,氢能产业链较长,“制储运加用”环环相扣,企业需要在充分了解自身优势和局限性的基础上,理性统筹布局相关业务。对此,彭雪峰表示,企业应聚焦最契合自身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的氢能产业链环节,充分发挥已有资源、管理和人才优势。“比如,可再生能源企业应着力降低制氢成本,传统油气企业应利用现有管道、加气站、加油站等,推动氢能基础设施建设。”

王子缘也指出,跨界布局氢能一方面要围绕主业,根据实际情况延伸业务增值链;另一方面,要加强氢能自主核心技术储备,构建稳定、韧性供应链。

“企业跨界布局氢能的同时,不能单打独斗,需要与其他优势企业资源互补。既要有合作意识,又要掌握正确的合作方式,与合作伙伴形成战略联盟,持续完善产业生态,为用户提供清洁、安全、经济的氢能源。”液化空气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路跃兵表示。

“氢能安全问题不容忽视。”北京环宇京辉京城气体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岩指出,强化氢能安全建设是“必修课”,当前氢能产业吸引了众多企业入局,将有效助力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城市群建设和既有规划任务顺利完成,但若不能确保安全,行业发展反受其累。

大型能源企业接连跨界布局,氢能“赛道”上的传统民营企业该如何应对?张岩认为,随着碳交易体系不断完善,碳排放占比并不低的灰氢与蓝氢将逐渐失去优势,绿氢将是氢能产业的最终发展方向。“作为我国规模最大的民营氢能企业,环宇京辉将错峰发展,专注小而美、小而精,致力于推广可再生能源制氢,不断提高氢能应用中的绿氢占比。”

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谭介辉表示,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为氢能产业发展带来了新机遇,也提出了新要求。在此背景下,氢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,在能源供给侧和消费侧均可为减碳、脱碳发挥重要作用。“企业在积极开展氢能产业布局的同时,也应在制备、储运、加注、电池、设备及安全等核心技术、关键材料和产品的一致性、可靠性、经济性等方面多下功夫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